当前位置:777游戏网 > 老虎优惠 >

本月出分排行榜TOP10

排名

名称

认证

2 新澳博

B+级认证

3 TGO趣博

B+级认证

4 通发

A级认证

5 钱柜娱乐

A+级认证

6 好运城

A+级认证

7 乐天堂

A+级认证

8 新葡京

A+级认证

9 新濠天地

A+级认证

10 西欧

B级认证

美女老虎机_赌博机_破解老虎机 发布时间:2017-07-25 浏览数:123

我叫陈晨,外号陈九指,因为早年在一家电子游艺赌博厅里的打鱼机上作弊,被老板抓了个现行,被剁去了一根小拇指,故此得朋友调侃。

 

说不上是什么时候迷上了电子赌博机,我的整个青春都与那该死的东西形影不离,一点儿也不吹的说,只要是市面上你见过的赌博机,我全都能不费吹灰之力的给打出爆机。

 

故事就从我十五岁那年说起。记得那是一个冬天,学校旁边小区的紧里头,有家不起眼的游戏厅,我经常逃课去那玩,那时候KOF97,98简直是风靡到不行。

 

有天下午,我兜里就剩下一个游戏币了,准备再打一把KOF97通全关,正在这时,跟我一个班的铁哥们陆小胖,气喘吁吁地跑到游戏厅给我通风报信儿:“陈晨,班主任可说了,下节课你要是再不出现,就要找你家长啦!”

 

我一听,慌了,家里管我特严,赶紧跟着陆小胖就准备拔腿往学校跑。

 

可当我俩跑到门口的时候,看见了一台赌博机,闪烁着光亮,老觉得手里握着的一个币子扔了可惜,因为怕班主任对我搜身,所幸就对陆胖子说:“等下,我押一把。”

 

这是我第一次碰赌博机,一个币子投进去就是10分,可以压八门任选,除了大奖和苹果之外,还有大三元(大7,双星,西瓜)小三元(铃铛,橘子,芒果)。

 

我毫不犹豫的每门压了一分,额外在大奖上压了三分,抱着无所谓的态度,按下了启动键,也不知道是走了什么狗屎运,赌博机突然爆闪,红黄绿三色彩灯闪烁交错,伴随着动感的DJ,机械般的女音响起:“恭喜您中奖九莲宝灯。”

 

这动静一出,几乎是游戏厅里所有的人都围了过来,陆小胖则是好奇地问我:“九莲宝灯是什么意思?”

 

当时我也不知道,所以摇了摇头,双眼直勾勾地盯着赌博机的灯板,只见所有的灯板挨着个的亮起,中奖的分数直线往上攀升,那一刻我兴奋到了极点。

 

“我去,发财了!”我激动地指着屏幕上6250分,嚷嚷出声,游戏厅的币子是一块钱五个,625个游戏币那就是软妹币125块钱,要知道那个年代,我在学校吃饭的伙食费,一个月也才刚100块钱。

 

我兴奋地按下退币毽,然后朝老板要了个币盒,把退出来的币子一摞摞摆好,再拿回到老板面前,果断的要求退钱。

 

老板很痛快的给了我钱,接着我便梗着小脖,手里掐着一张百元大钞,在一众社会小青年的羡慕嫉妒恨的目光下蹦着离开了游戏厅。

 

自打那以后,我几乎是天天都去,我傻乎乎的以为自己找到了赚钱的路子,就想着每天赚个一百多块钱,一个月下来比我爸妈俩人加起来的工资还要高,还上毛线的学。

 

然而现实往往是残酷的,高中三年下来,我粗略的算了下,大概输给那台赌博机能有将近一万块钱。

 

开始的时候是五块十块的输,再后来一百两百的输,越输我就越不服,越不服我就越是控制不住的要干!

 

现在想想可真是苦了我爸我妈,打着各种补习班的幌子跟家里要钱,伙食费和班车通勤费也都被我给输了进去。

 

都把心思用在了赌博机上,理所当然的高考落榜,我爸我妈对我失望到了极致,给我找学徒的工作我也不干,依旧是往游戏厅里钻,见了赌博机就挪不动步,到后来也就懒得管我了。

 

成了小地痞子的我,成天堵在原来学校的门口,管学生要钱,要来钱了再给游戏厅老板送去。

 

那是夏天的一个晚上,听一玩赌博机认识的朋友说站前新开了一家,机器是广州那边过来的森林舞会,顿时来了兴致,揣着兜里的三百块钱屁颠屁颠的我就去了。

 

不得不说森林舞会是个非常牛逼的赌博机,十个人人可以坐在一台机器面前玩,同时交流心得,一般也就是这把出什么动物,或者这个面是放分面还是下分面。

 

反正别管是会不会打分的,都能白话出一套道理来,而上面的狮子,熊猫,猴子,兔子也是雕刻的活灵活现,算得上是电子赌博机的一种全新改革,由平面换成了立体,更加的有代入感。

 

我这人比较贪大,手指头往压分板上一按,那只准就是狮子和熊猫,而那一天由于新店开张的缘故,机器放水,怎么压怎么有,坐那不到半个小时的功夫,我赢了能有两千块钱,立马就把七块钱一包的红云扔到了一旁,换了盒玉溪抽。

 

这时候我旁边有个女孩儿,长得挺漂亮,烟抽没了问我要根烟,就这么我俩一边儿高兴的压着分,一边儿唠上了嗑。

 

她有个好听的名字,兰雨,说是在足疗店里上班,当时我嘴上说这可是技术活,心里却想着,能跑这来玩儿的女孩儿哪有一个正经的啊。

 

“诶,你今天怎么样?赢多少了?”说这话的时候我多少有点儿炫耀的意思,可她毕竟是女孩儿胆小,压得少赢得也少。

 

“别提了,才赢六百。”她一副极其后悔的表情看着我。

 

“听我的,今天只准是放分的面,照死里压狮子熊猫,只准不带差的!”为了让她觉得我不是瞎白话,站起身俩手往狮子熊猫上狠狠第摁住,共红黄绿六门,每一门都押了四十块钱。

 

她也来了狠劲,俩眼放光,跟着我压了起来,而且压得比我还狠,一门押一百,赢那六百块钱全梭了。

 

开始跑灯,一圈转下来,指针在狮子的身边擦肩而过,停在了最小的黄色兔子上。

 

她立马瞪了我一眼:“就听你的吧,瞎白话,一把回到解放前!”

 

我脸上一阵尴尬,没说话,红着脸又押那狮子和熊猫,而且还是翻一倍押了八十,冲她说:“这把不中我下把再翻倍,老子就不信连跟四手机器不出个大的!”

 

她绝对是被我的坚决和自信所说服了,喊着老板又给上了一千块钱的分,直接又前六门全梭。

 

当机器缓缓转动起来的时候,我就只觉得膀胱有着隐隐的尿意,闭上眼睛,心里祈祷:“千万要中,狮子熊猫!”

 

当指针再次擦着狮子的身边划过去时,又是兔子,就别提是有多失落了,说实话押分押得这么大,还是我头一次,多少有点想在她面前挽回面子的意思。

 

而她也算是彻底被我拉进坑里,疯狂模式开启,这把梭了两千块钱的,偷瞄过去,我发现她的钱包里只剩下几张零零散散的十块。

 

我也不知道是哪来的尿性,干脆把兜里剩下的一千多块钱还有台面上的分也给全嗦了,口气坚定地对她说:“新机子连着给两手小兔,这绝对是要往外吐分的征兆,这把必中!”

 

她表示赞同地对我点头:“再不中这机器就没有个玩了,纯是有鬼!”

 

第三手,依旧是最小的兔子,我一巴掌拍在押分台上,大喝一声:“草,不玩了!”

 

其实当时我是想玩也没钱了,我不自觉的将余光撇向了她,她的嘴唇都有点哆嗦了,傻傻地瞅着计分板上的0分,半晌才长叹一口气,扭头就走,一边走还一边嘀咕:“唉,算了,没这个命。”

 

我也跟着她往外走,嘴上还骂骂咧咧地爆着粗口。

 

我俩刚走到门口,里面还在玩着的一哥们就蹦起来喊道:“我草,太牛了,大狮子!”

 

这他妈就是命!你前脚不押了,后脚指定能出。

 

我和她气得直跺脚,加快了脚步走出游戏厅。

 

正当我琢磨该以什么样的理由跟那帮穷学生们讹钱再来赌的时候,她冲我嘟起小嘴:“都因为你,害得我都输没了,大夏天的不请我喝瓶汽水啊!”

 

我咧嘴苦笑,双手摸进裤兜,整个翻了个底儿掉出来给她看:“还汽水呢,一会儿我得11路走回去。”

 

“算了算了,我请你喝吧,算还抽你烟的钱。”她说完转身钻进了小卖店里拎两瓶格瓦斯,分给我一瓶。

 

就这样我俩坐在马路边上,喝着五毛钱一瓶的格瓦斯,回忆着刚才一把就上千块钱的押注,心里这个悔啊。

 

“还剩三十多,工资全输没了,也不知道该去哪儿……”她一脸惆怅地对我说她的遭遇。

 

原来是老板不用她了,说她技术不好,客人总投诉,给她结了工钱让她走人,揣着那三千多块钱没脸回老家,就想去游戏厅试试运气,毕竟在店里总听说客人赢了多少多少钱。

 

我当时真的没多想,觉得人家因为跟我虎押了两把,把钱都给输进去,心里怎么也过意不去,就对她说:“要不,你先去我家对付一晚上吧,我爸我妈倒夜班不在家,有你住的地方。”

 

“这,这不好吧。”虽然她嘴上这么说,但我听得出来她还是很想找个地方蹭一晚上,于是我生拉硬拽的把她拽到了我家里。

 

我家屋子不大,两室没厅,我爸我妈那屋常年是只要一上班就把门锁上,生怕我输红眼了偷家里值钱的东西出去卖,再去赌。

 

其实也没啥值钱的,也就一个电视能卖个百头八十。

 

理所当然的,兰雨住到了我那屋。

 

说出来你可能不信,孤男寡女独处一室而且是在一张床上背对背的躺着,我俩竟什么也没做,聊了大半宿的赌博机。

 

由于睡得晚,定的闹钟根本就没听见,而我这人睡觉愿意打把式,手脚自然而然地就搭在了她身上。

 

这一幕让下了夜班回来的我爸我妈给瞧见了,就问她是不是我对象,没等我否认,她却先开口了:“叔叔阿姨你们好,昨天在外面逛得太晚,回不去宿舍,就过来叨扰一宿。”

 

我妈我爸是过来人,听她这么一说,便一厢情愿地以为是我领回家的女朋友,赶紧张罗饭菜,而对我也是自从高考落榜后,第一次露出笑模样。

 

我们家那边有个风俗习惯,就是第一次见准儿媳妇得给包红包,数额从一千到一万不等,象征着千里挑一等寓意。

 

我家日子过得一直紧紧巴巴,就这我妈还特意跟邻居借了二百,凑了一千块钱说啥要塞给兰雨。

 

兰雨用询问的目光看着我,脸上有着些许的尴尬,不知道这钱,她该不该拿。

 

我夹了块红焖肉塞进嘴里,一边咀嚼一边对她说:“拿着吧,咱妈给你的,你又不是外人。”

 

其实我当时心里想的是,要拿这一千块钱去游戏厅翻本。

 

吃过饭,我俩就匆忙地出了门,我爸我妈还一个劲地朝我眨巴眼睛,唠叨个没完:“陈晨,可不许欺负我儿媳妇,不然我饶不了你……”

 

“哎呀,妈你就放心吧,心疼我还来不及呢。”说着我还像模像样地牵起兰雨的手,消失在二老面前。

 

之后,我俩一副雄赳赳气昂昂的架势,来到了站前新开的那家游戏厅,老板见我俩来,赶紧热情的打声招呼,毕竟两个昨天输得屁滚尿流的人,大早上就又跑来送钱,换我我也开心。

 

上了八百块钱的分,往机器跟前一坐,自顾自地研究起先前的道面来,而兰雨不知道从哪找来个小本,跟老板要了支笔在本上写着什么。

 

我瞄过去一看,原来是她昨天晚上听我吹牛逼说的赌博机概率论,在那偷偷地记录每一把别人都押注多少,中分多少。

 

其实这个概率论也不能说完全是吹出来的,这当中有我五年多浸淫赌博机的经验,就是机器吃分会有一个限度,一般情况下都是吃7吐3,说白了就是吃进去7000块钱会吐出3000块钱来,用以勾引玩家,当然了一些老板太黑的店除外。

 

而森林舞会是新机型,这种概率虽然存在,但肯定不是那么简单,所以十几把过去了我一直没押,而是一直观察每一把出动物的倍率走势。

 

道面上显示,一个猴子跟三四把兔子,偶尔出一把熊猫,我发现了一个规律,兔子坐屉没有超过四把的。

 

为了证实我总结出的规律,又看着机器空跑了六七十把,才最终确定了我人生中第一个打分的技巧,后来我把它命名为九门杀兔!

 

意思就是,前九门压满,唯独不押后三门低倍兔子,出狮子熊猫就赚,出猴子保本!

 

转眼间,来到了中午,人越来越多,因为我占着茅坑不拉屎,后面有几个火急火燎的人就抱怨出声:“到底玩不玩啊你,不玩下去,我来!”

 

老板一看,我这不是耽误他挣钱呢么,便跟我商量把位置让出来,我和兰雨一前一后点了根烟,冲那几个着急上来玩的人说:“让出来也行,你得花钱买坐,我这上面八百块钱的分,给我一千五,我立马给你腾地方。”

 

其实我压根就没想让,而那几个人一听也不言语了,上这儿来玩的人谁愿意还没开干,就先白扔出去七百块钱?

 

老板来了脾气,还以为是我和兰雨昨天在这输了钱故意占位子砸场的,额头上青筋暴露:“找我茬是吧?你也不去打听打听我姜大海是什么人物!”

 

“什么人物,你也得让我看准了再押吧。”我不以为意地顶了他一句。

 

这时候,兰雨悄悄趴在我耳边说:“机器已经吃了七千多块钱的分,咱们还不出手吗?”

 

我下意识第看了下道面,整个一排15把没有狮子,两个熊猫穿插在猴子群中间,最近的四把全是兔子,我觉得机会来了。

 

老板还在喋喋不休地说一些难听的社会磕,我摆手将其打住:“看好喽,这把我就押,而且全押!”

 

说着我不再犹豫,在计时板上还有十秒钟便要开始的时候,前六门狮子熊猫,一门押了一百块,三色猴子一样押了60多,直到八百块钱的分全梭。

 

老板立刻就闭嘴了,对面一个输得头快要扎进裤裆里的中年人,对我抛过来一个嘲讽的眼神:“哼,这么小的面,你压这么大,能中才怪。”

 

刚刚我身后的那几个抱怨的人,甚至都把钱交到了老板的手里:“这把只准兔子,等他输没,给我上五百块钱的。”

 

伴随着动感的音乐,机器的轮盘转动起来,我的双眼紧紧盯着轮盘上的三个可爱的狮子,刺激到忘记呼吸,一口气憋在肺子里。

 

而兰雨也是紧张的捏着我出汗的手,闭上眼睛嘴里一个劲儿的直念叨:“千万要出狮子啊!”

 

当轮盘和指针旋转的速度慢慢降下来,所有的玩家因为跟我唱反调所以都押了兔子,眼珠子瞪得溜圆“兔子,兔子”的叫唤个不停。

 

终于,轮盘停止,伴随着众人的唏嘘和叫骂声,指针在兔子的身边缓缓滑过,稳稳地停在了绿色46倍狮子的脚下。

 

“我草,牛逼!”我和兰雨欢呼地抱在一起,由于太过激动在她的脸颊上吻了一口。

 

而她的注意力全在计分板上,根本没有感觉到。

 

4600块钱!除去本钱,我一把赢了3800!混迹于游戏厅里五年多的我,太知道啥叫见好就收了,可是每次赢了就还想再多赢点,管不住自己的手,不过这次我没有,看着老板那含怒的眼神,我在他面前傲娇地梗起脖子:“老板,下分!”

 

这么多玩家在场,借他俩胆也不敢黑我的钱,所以尽管他心里很不高兴,但却依旧一边翻着白眼一边给我点了3800块钱。

 

之后,我便一只手拉起兰雨,一只手把钱捻成个扇状在耳边扇风,嘴里嘀咕着:“这天可真他妈热。”摇头尾巴晃地离开了游戏厅。

 

那天回到家,我买了将近一千块钱的营养品拿到了我爸妈的面前,说成是兰雨买给他们的,老两口高兴地合不拢嘴,直说兰雨孝顺。

 

要知道,那时候在国企上班福利什么的全算上也就刚两千来块钱的工资。

 

而兰雨也借这个机会住到了我家里,打着谈恋爱的幌子开始跟我一起研究探讨各种类型的赌博机,不过那家游戏厅我俩那次之后没敢再去,真心怕老板亏急眼喽黑我们。

 

一晃一个多月过去了,森林舞会受到了众多赌博机迷们的追捧,在我们市如雨后春笋般一夜之间冒出了数百台。

 

不夸张的说,但凡是一家游戏厅,如果你家没有森林舞会,玩家连看都懒得看一眼,抬腿就走。

 

自此我和兰雨就开始大展拳脚,她负责计数统计分值,我负责观察道面。

 

也不是说一次都没输过,尽管头天输了小钱,第二天绝对能给打回来,而在这期间我玩

 

森林舞会赌博机的技术也不断地成熟,研究出了更多的打法。

 

例如追狮子,那就是有足够的钱砸狮子,一把不出第二把翻倍,第三把再翻倍,以此类推直到狮子出了为止,通常这种打法没个五七八万的底子,你不够追。

 

还有一三五调门,四路通顶,绝一门等等……

 

随着机器的更新调整,我的技术也在不断的成长,可以说在那一年之中,我打爆过所有游戏厅里的森林舞会赌博机,以至于我走到哪家游戏厅,哪家的老板就跟见了苍蝇似的膈应我。

 

这期间我和兰雨也没少赚,输少赢多,一年下来在我俩近乎到完美的配合下,弄了接近二十万块钱。

 

本以为我俩就能一直这么赢下去,直到有一天,我碰见了一个高手,是一家游戏厅老板从广州请来的。

 

那晚,我和兰雨如往常一样,来到一家游戏厅打分。

 

几十把下去,我输了接近两万块钱,甭管我用什么打法打,这分就是直线往下掉,该出狮子了,就给我出兔子。

 

明明是吃分的道,却偏给你出了狮子和熊猫。

 

开始我以为,是机器主板升级和更新,不以为然的用逆向思维来打分,而结果依旧是押什么不给什么。

 

渐渐地,我红了眼,带来的三万块钱输个精光,又让兰雨回家给我取了七万,没错,我要追狮子,成倍成倍的砸!

 

然而,四十分钟过去了,一把狮子都没出过!我眼睛直了,旁边的玩家有几个眼熟我的,也都懵圈了,因为他们从没见我输得这么惨过!

 

而我却意外的注意到了一个人,记得我刚进来那会儿他计分板上只有不到一千块钱的分,现在他的计分板上有接近十万块钱的分。

 

如此诡异的道面,和机器的出法,他竟然能赢那么多的钱,而且赢得都是他妈我的大钱,机器吃分吃的全是其他玩家的小钱。

 

我顿时感觉这其中有诈!难道这就是网上传言的杀分打法?

 

忘记了当时自己是怎么想的,就觉得一股火蹭蹭往上冒,抓起烟灰缸就朝他飞了过去:“马勒戈壁的,你敢整老子!”

 

大多数人都见过玩家跟老板干起来的,很少人有人见玩家和玩家之间干起了的,而我就是头一号。

 

这一烟灰缸算是捅了马蜂窝,立刻从老板那屋里钻出几个社会人,虎视眈眈地拎起片刀就奔我冲过来。

 

到这会儿,我才明白过来,老板和那个杀我分的高手是一伙的,专门为了对付我!

 

就我这身板,瘦得跟鸡骨架似的,此时不跑更待何时,当下毫不犹豫抓起兰雨的手就跑。

 

那几个社会人就在后面追,一直追了我两条街,我才逃出生天,不幸的是我后面挨了一刀,不是被追上砍的,而是其中一个社会人人见追不上我,直接把刀当成砖头砸了过来,刀尖正好扎在我屁股上。

 

我这人好脸,说什么也不去医院,在一家药店买了点儿酒精和纱布自己回家包扎。

 

兰雨一边拿酒精棉给在我屁股上的伤口来回揉搓,一边问我:“这事想怎么办!”

 

说实话,当时疼得眼泪都快止不住了,但是一想到输掉的十万块钱,我的火就上来了,咬着牙根说:“不就是杀分打法吗,老子破了它就是!”

 

“杀分打法是什么意思?”兰雨不解地问我。

 

“我在网上见过有一个帖子,上面提到所谓的杀分打法,就是通过技术把主板的程序打乱,和机器一起坐庄,杀指定玩家的分。”我解释道。

 

“这也太扯了吧,会不会是遥控器作弊之类的?”

 

“绝对不会,如果森林舞会的作弊遥控器研发出来,老板就不至于去请人对付我。”我摇了摇头,继续说:“虽然传闻邪乎了一点,其实也不是没可能,我想主要是通过押分而对先前设定好的吃吐分概率进行干扰,例如这把应该吐分,出狮子,他就会把狮子压到机器承受不了的倍数分值,然后再在后六门上押出比狮子高出数十倍的分值。

 

而主板程序是人设定的,如此一来,机器就会启动自我保护的程序,给出小倍率的猴子或者兔子。

 

就比如说他压500块钱的40倍狮子,又压了1000块钱的10倍猴子,机器这把正常是该吐分的,分值是10000块钱,机器当然会给猴子。而他一共才下注1500,倒赚了8500。”

 

兰雨是个聪明的女孩儿,我一点他就明白,恍然大悟地说:“那这也太厉害了,看得比我们还准?”

 

我沉重地点了点头,对她说:“我必须得把他给干跑,要不咱俩的饭碗就得砸,这事儿估计所有的游戏厅都传遍了,为了防止我去赢钱,肯定得花钱雇他收拾咱俩。”

 

接下来的一个礼拜,我就没出过屋,废寝忘食地研究起如何破解杀分打法的路子。

 

兰雨则是被我安排出去,在各大游戏厅打探那人的消息。

 

周末的晚上,兰雨出去没多久便着急忙慌地回来告诉我,说那人放话出来,点名要找我单独玩一场,赌注就是谁输了,不许出现在本市的任何一家游戏厅里。



分享到:
上一篇:老虎机高手传授:不可不看的制胜三招   下一篇:PT老虎机游戏_老虎机破解_老虎机套利技术_PT老虎